棒球与知更鸟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想做到,没做到

远山(短篇章未完结试水)

ww还差个结尾,先发出前面的部分

小学生文笔有,错字有,OOC有

就算这样还要看下去吗?

那,OK

*****************************************************************

1.

    对僵尸男来说,做梦本不是件惬意的事。梦境大多始于一条昏暗的走廊,他独自一人沿着长廊奔跑,明明什么都看不清,却仍能感觉到身后有无数阴影穷追不舍。不知狂奔多久后脚下骤然陷落,他踉跄地后退险些坠下。稳住身形时他发现前面的道路已经崩塌,畸形的实验体拥挤在深渊中,悲鸣着,向他伸出姑且算是手的扭曲肢体。

    “66号”那些东西说“你能逃到哪去?”

    转身折回已经来不及了,身后的阴影正步步紧逼。他别无选择只能徒劳地展开攻击。机械地挥舞武器,分不清是自己还是它物的血侵染衣料。蜂拥而上的敌人最终化作黑暗将他包裹,伴随着窒息的恐惧,他跌回现实,面对尚未被晨光划破的长夜。这个噩梦重复了无数次,阴寒的声音一直徘徊在他脑海中。

    “66号,你能逃到哪去?”

    但这次僵尸男发现自己站在一片山林中,他一时有些恍惚。他知道这是梦,并且能感觉到往日逼迫自己的一切就在山的另一边。但多亏了这片山林,那些家伙过不来。僵尸男难得安心起来开始四处闲游。这一路上只有平凡至极的花草树木鸣虫飞鸟可他仍心情愉悦。不知不觉间他已走到山脚,夕阳点燃了天际。有晚钟声响起,山林迎回了远行的倦鸟,鸟儿的身影疲惫却又因归家显得如释重负。气氛安详和平,他醒时仍沉浸在祥和中回不过神,窗外传来云雀的鸣叫声,像极了梦尚未散尽的尾巴。

2.

    僵尸男仍会梦到昏暗的长廊,但有那么几个夜晚山林迎他入怀。他开始期待能看到树影山景,并在四处探索后逐渐熟悉山的个个角落。他有种错觉,这座山是真实存在的。梦的影响远远超出了预想,每当有山映入眼帘,他都会下意识地去辨别,希望能找到熟悉的影子。只可惜大多数情况下下收获的只有失望。

    “不是这座。”一次又一次的否定,焦躁在无形中聚集。入梦后他近乎偏执地观察山林的细节,希望能找到什么独特之处方便他凭此在现实中展开寻找。在一次深入山林的探索中他发现了一座寺院。因为许久无人光临草木遮掩了石阶。他拂开及膝的杂草推门而入,只见院落内更显荒凉。地上躺倒着残破的石墩,木柱已支撑不住锈迹斑斑的钟任由它滚落于一旁,有碎瓦零星散步在四周。他跨过障碍又向里走了一段,看到了座坍塌的神像,神像下有一人背对他站立。

    应该是梦在作怪,旁边的景物清晰可见但那人却是模糊难以认清的。焦躁又漫了上来,僵尸男想走他可脚下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似得,寸步难行。

    “喂,你这家伙是谁?”僵尸男确定自己喊出了声,但对方并不加以理会。钟声在这时响起了。浑厚的声音近在耳畔让他感到眩晕,等意识清明时他发现梦已溜走,自己回到了现实。

    静躺片刻后僵尸男起身开窗将夜风迎进室内。香烟被燃起,昏暗间只有那一小片火光照亮了他的脸。之后的梦境中他再也没有看到过那座山寺,而现实中对山的寻找也毫无线索。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