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想做到,没做到

看错地图了,害被被断了……

锻刀不成哭唧唧在4-3捡到了被被,被被我错了,我之后一定好好对你ヘ(;´Д`ヘ)


小叔叔看板,随便套了个公式没想到一发中。
谢谢小叔叔!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官方玄学?| ू•ૅω•́)ᵎᵎᵎ

最近丧值爆表,遭报应了。

自己还是太浮躁,如果真的如之前声明的那样,热爱这个队伍,热爱这群人的话根本不会出现当别人要求你拿出几张团队照片做宣传时,你什么都没有的窘境。

之前惴惴地想过,我是不是变迟钝了。读本书,心里算计的是“好,我又多读了一本书。”“好,读的比去年数目多。”但若问有何感受,我又只能木讷愣着,说不出个一二三。

相比起来,我可能更喜欢几年前那个洗澡时回想某本书的情节,还会突然哭出来的自己。

就高效性而言,一个成天为莫名小事唤起百般情绪的人或许太糟糕了。但如果你自持,不会被轻易触动,那这样的人生活中有少了一层色彩。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初听只觉得语词和比喻呈现出的强大反差把这句话衬得气势十足。披着迟钝这层皮浑噩过了几日,才反应过来,想做到这样,呵,不容易着呢。

自勉吧。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欠着一份工作记录和三篇千字作业的我狗胆包天,跑上来冒个泡。

1.

前几天老师讲禅宗修行,提问当一个已经触及了修行最高境界的人是否会再堕红尘。如果你已经参悟了终极的智慧你是否仍会一时糊涂?
    我是个俗人,听到这个描述后第一反应是回顾我这浑浑噩噩的生活。如果我给自己列一份日常规划,那张纸可以将24小时整理的井井有条。喜欢的消遣将被填充在每日必做的空隙间,忙里偷闲,紧实又生动。

但回归现实,虽然有这么份美好蓝图在脑海里,我仍然把日子过得混乱又拖沓。看着窝囊的自己我是真想不通一个人如果能目见美好的图景,并深知它是可实现的,他为什么还会整日昏沉?他自己就明白,现在绊住自己的趣味跟这份蓝图中构想的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人可以比较出两份乐趣的大小,却做不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为什么?

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答案是或许这两份乐趣的直观可感度不同。我的劣根性只能看见寸光处的甜头。

2.

我在怀疑自己是否平庸。

鉴于我失去了不少朋友,搞砸过很多事情,并且经常被人认为是“没有我就不行的小可怜”(这是客气的说法,部分人可能会把“小可怜”替换为“小窝囊”)。答案其实挺明了的。

接受自己的平庸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是最好的,但也不在及格线以下。独自成不了大事,但众人拾柴火焰高嘛,几个人抱个小团体努力去干干也能变出个好看的花儿。占总人口比例最多的就是平庸者,没啥不好。

但是偶尔,非常非常非常偶尔的时候,听见某句得意洋洋的话,看见几个漫不经心的字眼,心里总想嘀咕一句“谁知道呢?”

“我是一个平庸的人”这是一个既定事实,还是“只有你认为它才是的既定事实”?

 

本来想静下来认认真真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鬼样子,结果写出来的东西根本不真诚。心里一时划过的感觉非常难捕捉。不知不觉就在上面裹了层人工制造的皮革,难看死了。

觉得不划算......


不会画画,所以只能随便乱讲讲自家员工。本人还是一个在努力摸索的菜鸟主管,有设定方面的问题请见谅啊_(:з」∠)_




老前辈,和约书亚是同乡,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公司,因为名字长的像乱码所以被主管取前几个字母的谐音叫金。


最早满勇气的人,正义也是同期最高,于是经常从事一些高风险工作。不善言辞,跟同事基本不做交流,偶尔说一句话也满含攻击欲望。让他去跟异想体沟通黄脸起步,不见绿脸,一罪爸爸给他绑了荆棘冠都不管用,和一罪爸爸沟通时仍然做不好工作。(主管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进去跟异想体顶嘴了,或者在跟一罪沟通时没说实话)


但出人意料地细心,洞察和本能工作都做的很好,上交的员工报告中有对各异想体有详细的记录,对公司构造也是心中有数。焦化少女来了之后第一个摸透了她的习性,被标记后溜着焦化少女满公司转,给其他同事留出了充足的镇压时间。


曾经和约书亚是恋人,在约书亚被调离控制部后跟对方约定要时刻向他汇报新来异想体的情况,在得知情报部异想体非白伤后强迫约书亚在工作时保持通讯器的连接。约书亚当他小孩子性格,两人分开后患得患失,只答应第一次工作时冒这个风险。新异想体是害羞,约书亚第一次工作时就赶上了最右那个表情。因为当时小姑娘血量不够,所以金旁听了约书亚死亡的全过程。重启后他在第一次负责害羞的工作中呕吐了,并且回想起了约书亚的死亡。(但只回忆起这一件事,并未意识到之前和之后的“重启”)


目前唯一一个隐约意识到脑叶公司深层面真实的人。


因为证据不足没有声张,变成了沉默寡言的人。之后向约书亚提出了分手,被逼问理由时避而不谈,但其实本人仍对约书亚十分关心,在控制部的新人可以独当一面后向上层推荐了约书亚,约书亚的职位调动也跟此事有关。心里希望约书亚不要总惦记着新人的培训,能有自己的成长。公司内的异想体基本都照顾过,仗着勇气高负责高风险工作,自从约书亚被调来情报部后他本人的自我牺牲意识更强了。


是矛也是盾,自己记得曾经(或者不用加这个形容词)爱人的死亡却没有意识到在那之后自己为了保护同事死亡的次数是同期中最多的。


被约书亚无视,保罗也经常莫名其妙来找他麻烦,但本人似乎并不在意。


棕色短发,有较长的刘海。


最近被调到中央本部,孽缘的是约书亚跟着一起被调了过来,第一天工作约书亚被绝望骑士标记了,所以担负起了同时照顾月光女神和绝望骑士的重任。


私心觉得变得越来越帅了。


五小时三千字作业。

长时间不写东西果然码字速度和质量飞速下降啊_(:з」∠)_


给自家员工做了死亡测试,然后……
这位大兄弟,请你振作起来啊大兄弟!

现代文学史老师布置看《神巫之爱》

看完后满脑子的超蝙布感情大戏

我是不是没救了_(:з」∠)_


我说:“给你照张相好不好啊”
小家伙超配合地抬起了头。
一个假期不见,感觉校园里又长了一批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