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与知更鸟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想做到,没做到

很好(旧文重发)

1.
水流从指缝间滑过,饱满的糯米粒浸泡在木盆中,随着淘洗的动作上下翻伏。不远处蒸锅内煮着苇叶,淡淡的清芬弥漫,讨喜却不腻人。
腾起的水气钝化了眉眼间的棱角,系着稍显短小的围裙,你在厨房中不急不缓的忙碌着。小桌的日历上,某个格子被红笔勾画。
农历五月初五——端阳节。
2.
一切都结束了。
龙王与混血种的恩怨在多年前黑王尼德霍格倒下的瞬间进入尾声。龙族带着无数令人敬畏好奇的秘密,随着它们王的沉睡,尘封于世。
混血种们依旧很低调。抹去屠刀上的鲜血,他们很快融入人群中,遮掩自己的锋芒。而你们,这些曾被称为精英的学员也从卡塞尔毕业,批着平凡普通的外皮安然自若。
家图索家族年轻继承人在当了父亲后据说性格有所收敛;昂热和守夜人还是老样子,调戏新生,洒脱酒场,丝毫看不出两个老家伙经历了那么多的千秋岁月;苏茜有了自己的家庭,青春中浅藏的悸动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被抹平覆灭。至于路明非和零……
起锅,粽香四溢,常年握刀的手灵巧轻快,一个个绿色的三棱形物块被装入食盒中,整齐的码在那里,让人看了赏心悦目。
路明非和零结婚了。
3.当年婚礼的情形你至今记忆新。
西式的风格,身着黑礼服的衰仔竟有份让人惊喜的英气。平日冷漠的俄罗斯少女倚在旁边唇角含笑,也是俏丽。
SA的组合站在一起,不得不说……很般配。
只是,你心底的那份烦躁又是为何尔起?
有些事情终是几家欢喜几家仇愁。
4.
回过神时,你已经站在那人的家门前,伸出的手臂刚刚按过电铃,还未来得及放下。
拖沓的脚步声响起,很快门开了。对面的人惊喜的望着你,眼中满是疑问。
“节日快乐。”很自然的将手中的袋子递过去,食盒中的东西轻轻滚动,就像睡不安的心绪。
”师兄,这……你特意送粽子来?”看清被送于物对面的人更是诧异。
你不语,只是打量他,过了好半天憋出一句”你好吗?“
“啊,还可以,挺好的。”路明非像是更疑惑了,迷迷糊糊的样子,好似某种长毛大狗,憨厚可爱。
”她呢?”不着迹的向屋内望望,你又问。
”零?她也很好,不过出任务去了。那个……师兄,进来坐坐吗?”
轻轻摇头你做出了拒绝,知道该离开了,但双腿却不想移动。
“师兄还好吗?”看你这样他不强求,只是眼角带笑的问,算是对之前问话的回答。
“很好。”
”她呢?”
你面无表情地望着路明非,不知如何回答,气氛一时尴尬,而此刻对方明显会错了意,一脸抱歉懊恼的看着你,支支呜呜。
”师兄对不起,我忘了你这儿有旧伤,这,这,你看夏弥她都那啥了是不,师兄你看开点儿……啊呸,不对,师兄我什么都没说,你别伤心,我,我……”
“他很好。”被那幅张慌的表情逗乐了,你不自觉露出笑容,转身离开,不理会身后“师兄你有第二春啦!”的惊呼。
5.
蜕去了白日中的炎热,你半倚着阳台栏杆。习习夜风,卷走了一天的浮躁。
轻飘飘翻过一页相册,突然想起路明非所问的问题。
“她呢?”
他很好,就在今天,那个小小的走廊上,你爱的人亲口告诉你。
他很好……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