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与知更鸟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想做到,没做到

欠着一份工作记录和三篇千字作业的我狗胆包天,跑上来冒个泡。

1.

前几天老师讲禅宗修行,提问当一个已经触及了修行最高境界的人是否会再堕红尘。如果你已经参悟了终极的智慧你是否仍会一时糊涂?
    我是个俗人,听到这个描述后第一反应是回顾我这浑浑噩噩的生活。如果我给自己列一份日常规划,那张纸可以将24小时整理的井井有条。喜欢的消遣将被填充在每日必做的空隙间,忙里偷闲,紧实又生动。

但回归现实,虽然有这么份美好蓝图在脑海里,我仍然把日子过得混乱又拖沓。看着窝囊的自己我是真想不通一个人如果能目见美好的图景,并深知它是可实现的,他为什么还会整日昏沉?他自己就明白,现在绊住自己的趣味跟这份蓝图中构想的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人可以比较出两份乐趣的大小,却做不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为什么?

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答案是或许这两份乐趣的直观可感度不同。我的劣根性只能看见寸光处的甜头。

2.

我在怀疑自己是否平庸。

鉴于我失去了不少朋友,搞砸过很多事情,并且经常被人认为是“没有我就不行的小可怜”(这是客气的说法,部分人可能会把“小可怜”替换为“小窝囊”)。答案其实挺明了的。

接受自己的平庸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是最好的,但也不在及格线以下。独自成不了大事,但众人拾柴火焰高嘛,几个人抱个小团体努力去干干也能变出个好看的花儿。占总人口比例最多的就是平庸者,没啥不好。

但是偶尔,非常非常非常偶尔的时候,听见某句得意洋洋的话,看见几个漫不经心的字眼,心里总想嘀咕一句“谁知道呢?”

“我是一个平庸的人”这是一个既定事实,还是“只有你认为它才是的既定事实”?

 

本来想静下来认认真真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鬼样子,结果写出来的东西根本不真诚。心里一时划过的感觉非常难捕捉。不知不觉就在上面裹了层人工制造的皮革,难看死了。

觉得不划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