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与知更鸟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想做到,没做到

不会画画,所以只能随便乱讲讲自家员工。本人还是一个在努力摸索的菜鸟主管,有设定方面的问题请见谅啊_(:з」∠)_




老前辈,和约书亚是同乡,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公司,因为名字长的像乱码所以被主管取前几个字母的谐音叫金。


最早满勇气的人,正义也是同期最高,于是经常从事一些高风险工作。不善言辞,跟同事基本不做交流,偶尔说一句话也满含攻击欲望。让他去跟异想体沟通黄脸起步,不见绿脸,一罪爸爸给他绑了荆棘冠都不管用,和一罪爸爸沟通时仍然做不好工作。(主管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进去跟异想体顶嘴了,或者在跟一罪沟通时没说实话)


但出人意料地细心,洞察和本能工作都做的很好,上交的员工报告中有对各异想体有详细的记录,对公司构造也是心中有数。焦化少女来了之后第一个摸透了她的习性,被标记后溜着焦化少女满公司转,给其他同事留出了充足的镇压时间。


曾经和约书亚是恋人,在约书亚被调离控制部后跟对方约定要时刻向他汇报新来异想体的情况,在得知情报部异想体非白伤后强迫约书亚在工作时保持通讯器的连接。约书亚当他小孩子性格,两人分开后患得患失,只答应第一次工作时冒这个风险。新异想体是害羞,约书亚第一次工作时就赶上了最右那个表情。因为当时小姑娘血量不够,所以金旁听了约书亚死亡的全过程。重启后他在第一次负责害羞的工作中呕吐了,并且回想起了约书亚的死亡。(但只回忆起这一件事,并未意识到之前和之后的“重启”)


目前唯一一个隐约意识到脑叶公司深层面真实的人。


因为证据不足没有声张,变成了沉默寡言的人。之后向约书亚提出了分手,被逼问理由时避而不谈,但其实本人仍对约书亚十分关心,在控制部的新人可以独当一面后向上层推荐了约书亚,约书亚的职位调动也跟此事有关。心里希望约书亚不要总惦记着新人的培训,能有自己的成长。公司内的异想体基本都照顾过,仗着勇气高负责高风险工作,自从约书亚被调来情报部后他本人的自我牺牲意识更强了。


是矛也是盾,自己记得曾经(或者不用加这个形容词)爱人的死亡却没有意识到在那之后自己为了保护同事死亡的次数是同期中最多的。


被约书亚无视,保罗也经常莫名其妙来找他麻烦,但本人似乎并不在意。


棕色短发,有较长的刘海。


最近被调到中央本部,孽缘的是约书亚跟着一起被调了过来,第一天工作约书亚被绝望骑士标记了,所以担负起了同时照顾月光女神和绝望骑士的重任。


私心觉得变得越来越帅了。


评论

热度(2)